湖南开电子发票_安徽新闻15179播报

形(同)势异:(中)(西)古(代)(民)族国家历史比(较)视野中的(重)大理论反思——评《中(国)五胡入华与欧(洲)(蛮)族入侵》

发布时间 2021-04-12 02:39:28近日浏览 49101

�湖南开电子发票【電/微:13268698696 张先生】▓正规效率▓诚信、合、作,100%保、真、售、后、保、障、长、期、有、效。

�湖南开电子发票【電/微:13268698696 张先生】▓正规效率▓诚信、合、作,100%保、真、售、后、保、障、长、期、有、效。

  

  (作)者:中(央)民族大学(历)史(文)(化)学院教授 彭武麟(土家族)

  近日读完潘岳先生《中国五胡入华与欧(洲)蛮(族)入侵》一文(以下(简)称潘文),受益匪浅。该文试图从公(元)300年至600年间西方欧(洲)历史与(中)(国)历史之比(较)中,发现西方(文)明与中华文明在民(族)国家(政)治发展道路(中)的自觉(选)择及其(二)(者)根本之差异,同时对中西学(术)界有(关)中(国)大一统历史(连)续性、中西民(族)政治观(念)、中国历(史)上(族)(群)关系等(重)大(理)论话(语)进行(了)(思)辩性反思。作者十分熟(悉)古罗马史、欧洲中(世)纪史、中国古代(史),同时参(阅)了大量文(献)及考古材料,通篇(布)局与文字表述既(展)(现)出宏大(视)野与终极关怀又不失精(细)活跃与(严)(谨)叙述。

  一

  潘文选择公(元)300——600年中(西)(历)(史)内容(作)为考察分析对象并(开)宗明义指出(二)(者)(间)(历)(史)(内)(容)形(式)之相同与发展演变形势之相(异),显示(出)作者观察问题(之)准(确)与(分)析问题之巧妙独到。即相同的是,在欧洲是日(耳)曼诸部纷纷入侵罗马(先)后(建)(立)了一个个“蛮族王国”,在中国是“五胡”纷纷南下先(后)(建)立了十六个(政)(权);不(同)(的)是,(在)欧(洲)未能实现统一(而)走向分裂进入长达一(千)年(之)久的中(世)(纪),在中(国)最终是(北)方“(胡)(族)”(政)(权)(统)(一)了(曾)(经)(代)表(正)统的南朝进入了之后的隋唐大(一)统时代。这一历史现象,虽然在中西学术论著(中)不乏(叙)述和(讨)论,(但)主要是集(中)在罗马史(及)欧洲中世纪史与中国古代史尤其(是)(魏)晋(南)北朝史(等)专门领域,而把它(作)为一个整(体)来看待和讨论尚不多见。从(史)学研究而(言),(潘)文所论主题内容具有跨(领)域研(究)的性质,(与)当下全(球)(史)抑(或)新世界(史)研究趋势(不)约(而)同。质(言)之,这一(时)段所谓欧洲蛮族入侵及其发展演变历史无论(是)欧洲民族政(治)史还是西方语言、文学、(宗)(教)艺术(等)人文研(究)中,成果(及)文(献)数量不(少)(且)水平较高;(同)(样)(所)(谓)“五(胡)乱(华)”在(魏)晋(南)北朝史研究及魏晋文学、(诗)歌、玄学等研究领域,无论是已有(成)果(还)是文献资料十分丰富、不(胜)枚举。作者将二(者)(联)系起(来)作为研究对象,不仅(具)(有)敢于面对(前)(人)成说及跨(区)域、跨民族复杂历(史)(之)勇气,而(且)具(有)(学)(术)创新价(值)和终(极)人文关怀。

  (潘)(文)(之)(要)义是(认)为这三(百)年间欧洲与中国(历)史之(形)同势异,关键(在)于中西(文)明(之)差异,(并)从二者具体历史演变(过)程中条(分)缕析、丝丝(入)扣,(混)(为)一体。(主)(要)内(容)有三,一(是)(文)章(在)交代汉与匈(奴)“燕然山”之战(推)动(欧)(洲)蛮族入侵罗马及南匈奴南下后,接着介绍三国混战后北方“胡族”人口多(于)中原汉人(史)实,再(就)是(历)(陈)自后汉到北魏等十(六)(个)政权的“汉(化)(之)(路)”、“一统之制”(等)历史内容,并(结)(合)讨(论)“汉化”、“汉制”等理论问题;二是文章(叙)(述)了欧(洲)蛮族王国历史发展(演)变过程,即各蛮族(占)(地)(建)国其(中)主要介绍的(是)东西哥特王国(与)法兰克王国的政(治)、宗(教)、(文)化及其与(罗)(马)(传)统之关系;(三)是文(章)从中西(比)较(大)视野(结)合讨论(自)(治)(与)(郡)县、华夏与内亚、夷夏(之)(辨)等(历)史与理论问题。最后,作者(对)“中华民族”(学)术研究进行了简要回顾,并提出了中国民族研(究)需要(中)国话语(的)时代关怀。另外,作者言语与一般学术文章有别,既逻辑(严)(密)又生动准(确),具有(冲)击(力)、感染力。(总)体来(看),潘文(研)究(内)(容)(与)对象似乎过去学(界)有注意(到),但(将)二者结合对(比)考察(则)过去学界(鲜)有尝试;(更)为重要的是,(除)(了)(精)细而生动(的)史实陈述与罗列外,作者对于中西文明、中(国)(民)族历史(等)(理)论问题的发现与思辩,(不)仅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,同时有益(于)推动(相)(关)(学)术(研)究的发展(和)创(新)。

  二

  首先,通过对那三百年(间)欧洲与中国“形同势异”(之)历史研究,潘文的核心观(点)是(中)(西)文明逻辑差异,这一看法(不)乏(个)(人)洞见。众所(周)知,中(西)文明问题历(来)就是思想理论界关注的(终)极(性)论(题),它涉(及)哲学、历史、(宗)教(及)现(实)政治生活方(方)面面,见仁见智。从历史出(发),潘文通过严谨的史(实)说明这一历史(现)象产(生)(的)根(本)原(因)(在)于中国文明中的大一统政(治)(文)(化)传统(与)西(方)文明中的(自)治、(分)(治)(政)治传(统)。正是这种(不)同(的)内在(文)明逻辑,中国由分裂再次(走)向大一统,而欧洲则由分裂(走)向分裂。不仅(如)此,潘文进而认为中(国)文明(的)核心不是(礼)(仪)、(风)俗(习)惯等(等)(而)(是)大(一)(统)(政)(治)制(度)(“(超)(大)(规)模政(治)体”)。(这)一看(法),对(于)过去关于中国(文)明林林总总的概(念)和理论无疑是(一)种超越。同时,反观学术界关于中国历史连续性问(题)(的)争论,潘文观点(也)具有(一)定(的)(启)发和创新意义。(中)(国)文(明)历(史)(连)(续)性问(题)是学术(界)(特)(别)是西方(汉)(学)界一直思考(的)(课)(题),不仅各种(说)(法)迥异而且目(的)背景复杂,如地理环境论、结构(论)、南北对(抗)循环(论)等等,实际上近(年)来(关)注(的)“新清(史)”(也)与(之)相关,不过它重点在(于)讨论(清)(代)的(族)群性问(题)。不难看出,(如)何(解)释欧(洲)由罗马帝(国)(分)裂成(几)十个蛮(族)王国(终)(未)(统)一,如何解释中(国)由(南)北(不)同(民)族政权整合为大一统国(家)并延续(至)今,潘文提(出)的文明核心(是)政治传(统)文化论不失为符合(历)史(与)(逻)辑相统一的观(点)。

  其次,(潘)文(在)论述(欧)洲与(中)国“形同势(异)”(这)段(历)史过程中(讨)(论)“汉化”、“罗马化”(问)题,(具)有(重)大(理)论反思价(值)。文(章)以史实为基(础),说(明)中国北方“胡族”无不以正统自居,力行汉化与汉制,最终统一历来被(视)为正统的南朝,(中)国历史由(此)进入(了)隋唐大一统时代;(欧)洲蛮族(政)权拒绝罗(马)化或罗(马)化失(败),欧洲由此走向(分)裂。这(一)看法,有(助)于民族与国家历(史)(关)(系)问题的理论认(识)。在学术界,(常)常把(欧)洲作为一个整体(看)待,而把(中)国作为多民族国家叙(述),潘文的理(论)启示在于欧(洲)(历)(史)是分治、(族)群化(历)史,而(中)国(多)民(族)国(家)是(统)一(共)(治)、(非)族群化历(史)。特别是(在)中(国)传(统)(学)术中,大多对这一问题简单的斥(之)以“五胡乱(华)”,(而)潘文则视之为“五(胡)(入)华”,看(起)来仅是一字之差,实际(含)义已(是)理论之别、相去甚远。

  (第)三,潘文关于当时欧洲蛮族(政)权与中国“(胡)(族)”政权的(政)治、经济及(文)化政(策)(论)述,对于(民)族史学、民族理论研究具(有)学术理论反思(价)(值)。过去乃至(现)在,我们在(相)关学科领域研究(中)(的)主(要)范式基本上是舶来品,特别是(民)族(史)(研)究(中)以族别历史(为)中心,而不是从整体性出发观察(历)史(中)(的)多(族)(群)(之)间的联系与(共)性。与欧洲(历)史不(一)样的是,中国各民族历(史)你(中)有我、(我)中有你,如文章提(到)的“胡族”政权的创制(的)“汉制”、“(汉)(法)”,(而)并非(被)动的同化于(汉)或“汉化”。这样,(对)于(中)外学术(论)著中汉与非汉的(前)提预设不(啻)(是)有力的反思(和)质疑。

  第四,作(者)(在)中西比较视野中(对)(于)(自)治与(郡)县、(华)夏与内亚、华(夷)之(辨)等(学)(术)思考颇有见地,(而)关(于)“(中)华民族”研究回顾(中)流露(出)重建中国民族历史学(术)(研)究话(语)(的)时代(关)(怀)。长期以来,思想理论界大多将西方文明之自治、分治传统看作是现代西(方)出现的前提和动(因),而将中国中央(集)(权)、地(方)(郡)县(制)的(大)(一)统看作(是)(专)制(暴)力成(为)现代工业资本主义产生(的)(障)碍。潘文(在)历陈西方自治与(中)国郡(县)之历史(内)容(后),开始怀(疑)上(述)理(论)(的)(可)靠性。对(于)(近)年来(西)方学术界出现的(内)亚(区)域研(究)之“征服王(朝)”论,作(者)的(学)(术)(思)辩简短(而)有力,(直)(指)其文化主义立场及未能(厘)清“礼(俗)”与“政道”之区别(的)偏颇。所(谓)华夷之辨,(作)者认为是一体内部的随王朝势力消长而时起时落,辩于文(化)制(度)而非(血)统种族,其落脚点在于中(华)(无)外。(最)后,作者在简单(回)顾(顾)颉刚与(费)(孝)(通)关于中国历史与民族学术研究的历(程)中的(争)论与觉醒,(指)出近代学(术)按照西(方)学术话语撰写中国民(族)历史(的)诸(种)弊端,(如)大(汉)族主义、狭隘民(族)主(义)(等),(呼)(吁)“中(华)民族(的)故事还要由我(们)自(己)来写”。

  总之,在铸牢(中)华民族共同体意(识)的(当)下,潘文是新(阶)段学术创新(与)自觉的充(分)体现,难(能)可贵。反思西(方)学术话(语)(及)其成果,建构(中)国民(族)历史研究学术话语体系,是(铸)(牢)中华(民)族共同体意识的(重)要工(作),是中国学人新阶段(的)(重)要使(命)。它是一项长期(而)(艰)巨(的)(学)术思想理论事业,既不能(操)(之)过急也(不)能(盲)目忽视,既需要有(力)(的)(组)织(领)导也需(要)学者专心研(究)(和)思考。

【编辑:(于)晓】
展开全文↓
相关报道